饭特南饭特南

恐怖的中国城市

如果你关注农村的话题,就会看到最乐道的话题就是吐槽、嘲笑农村人/农民工的无知、愚蠢,然后又在说农村的狡猾险恶。其实如果你能听一下农民工的声音,就会发现,到了城市的主场之后,城市也在利用了他们的无知,极尽剥削能事后顺便再踩上一脚。恶心点说,农村已经成了厕纸一样的东西,用它做些擦屁股的脏活,用完扔到垃圾桶,说不定再啐上一口:垃圾~
我有一个同学在某基层城建局工作,每到年底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为农民工讨薪,这两年还好一些,之前年底特别忙,因为欠薪的太多了。即使他们介入参与,也只能说帮助,未必能保证要到或者全要回来。他也是农村出身,有一次给我讲这事,一个糙汉子还哭了,因为很多时候他也无能为力,老板之间相互踢皮球、老赖、躲了起来、我就是没钱咋地、我钱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能发薪等等,有的甚至是政府单位的工程,也不给钱。之前他老爹供他上学,也是在城里工地干活,也曾碰到过欠薪、扣钱的事。这些农民工的组织关系也很复杂,被工头带出来,有时候工程层层转包,也没有合同啥的,都说不清在给谁干活、干多久、怎么结算工资、工资多少、有无补贴等等,还有的被忽悠着在很多看不懂也无人解释的合同上按了手印,到后面讨薪的时候被对方白纸黑字的证据给耍了一把。
有的工资也不月结,每月发一点点生活费,说到年底一起结算,结果年底不给钱,没法回家过年,很多农民工求告无门,就堵门、扣住负责人、甚至爬上高塔等等,然后被抓走了,甚至坐牢了。
从某种角度来看,这事是不是有点像一个陷阱,欠薪的时候没人管,讨薪找不到人,闹事就被抓起来?然后很多人都在嘲笑他们不懂法,搞些违法行为,愚昧无知。嗯,老板他们啥都懂,城里人也啥都懂,可为啥就干活不给钱呢?
现在是2019年,年底欠薪依然很多,各个部门都很关注
他们对这些规则和利害关系确实大部分都不懂,说他们无知也没错,但是,老板其实也在利用他们的无知,如果说他们蠢,那老板就是坏。这里的老板不一定是一个人,也可能是一群人,一个单位,可能这些也被视为一种“人口红利”了吧。
异地社保的事,大家也都讨论过了,我就不多说了,简单点说,这些流转在各个城市中的农民工,有没有被社保,为他们交的社保,最后是不是还被留在城里了呢,最后又落在谁的手里?
除了欠薪之外,另外一个事其实比欠薪的钱在危险还严重,就是身体伤害,或者说劳动保护。我有个远房亲戚,年纪轻轻,打工时候被机器轧碎了两根手指落下残疾,也没拿到任何赔偿,只是给付了医疗费。老板软硬兼施,在老家找律师,律师不愿去异地维权,而且说证据收集很麻烦,本地找律师人生地不熟,还挺贵,最后就这么认栽了,再也没有出去打工过,人伤了,心也伤了。
还有油漆、纺织、矿产等,一些明显有身体危害的岗位,根本没给足够的劳动保护,以高薪为诱饵招人,用两年之后,趁危害没有发作,就轮换一批人,节约了很多成本。很多人回来之后一段时间,甚至很久之后才发现身体危害,有的没想到,其实即使再去找,时隔那么久,雇主也早不认账了。
像之前的开胸验肺事件,实际上结果还算好的,至少受到了关注、获得了赔偿,又有多少被损害的人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默默死去?尘肺,只是其中一种而已。
城市,是高楼大厦,是文明优雅,却也可能是一个榨油机,进出这里的农民工获得了收入,也在奉献着自己作为血食,供养着这个大机器。城市越来越发达,他们只是耗材,榨完之后成为渣滓吐回农村,在那里默默地消逝。如果这个过程中,相互给对方一个形象的话,城市看农村可能是一个狡猾的土逼,老想占点小便宜,而农村看城市,或许就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黑社会,软的硬的都可以把你玩弄在股掌之上,甚至把这些变成明的暗的规则,双方在不对等的位置,白嫖之后还能发型不乱。
窃钩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,谁有话语权谁就是好人,没有的就是坏人,西装和豪车已然光鲜,谁会在意这底下又有那些残酷之处呢?
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!

本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| 当前页面:饭特南 » 恐怖的中国城市

评论